启东金牌校长功过是非:超速被拦 送警察领导合影 - 安徽在线
首页 > 新闻 > 国内新闻 > 正文

启东金牌校长功过是非:超速被拦 送警察领导合影

文章来源:腾讯网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5-03-15 19:59:22

启东金牌校长功过是非:超速被拦 送警察领导合影

封面图片:2012年,王生在江苏教育学院60周年院庆庆典上发言。图片来自江苏启东中学官网。

本文刊载于2015年3月12日南方周末

王生曾不止一次谈及反腐。在一次教职工大会上,他先是告诫某些中层干部不要与老板往来,说老板都是坏人,然后拿自己对比:“我就从来不拿人一分钱,谁吃一分钱肚子疼死他,谁吃他一分钱立马就死。”每次去北京开会,王生都会找一切机会与各级领导合影,他的办公室墙上挂着各种合影,甚至学生的暑假作业本的封二上,也放上了他和领导人的合影。他还会随身带一些做成明信片一样的合影照片。老师中流传,有一次司机超速驾驶被警察拦下来,他随手就掏出一张与某国家领导人的合影,送给警察,让警察放行。

“轻轻地我走了,正如我轻轻地来……”2月27日的江苏省启东中学教职工大会上,校长王生有些动情。他朗诵起《再别康桥》,又说了很多对不起,“平时态度不好,做得不好之处,请多包涵。”

这天下午3点50,王生要去教育局参加省基础教育工作电视电话会议,但出学校的两条通道却分别被一辆轿车和一辆面包车拦住了。王生一下楼,就被两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带上了面包车,车里似乎有些挣扎,人们从外面可以看到车身摇晃。

2015年02月28日,江苏省南通市纪委发布消息,江苏省启东中学校长、启东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生涉嫌违纪,正在接受组织调查。

1“双面校长”

王生常说“人在做天在看”、“不是不报时候未到”,如今看来,这实在有些讽刺。

大多数公开场合,王生给众人的印象是“性情中人”:他会和教职工玩个“掼蛋”(一种当地流行的扑克牌游戏),在工会活动里高唱一曲《少年壮志不言愁》,在校园运动会上,王生会参加百米短跑,很投入地摆动双臂奔跑……

他和许多其他中学校长一样,在日常的工作中展现自己正直、敬业、睿智的部分。他会对入学的新生们说 “进了启中门就是启中人”;他会告诉学生们“学习的根是苦的,学习的果是甜的”;他会在夜晚去宿舍看望学生们,展现一位校长的关心与爱护。就连与王生意见不合的下属们也不得不承认,在一些学生心里,这个校长是“有位置的”。

启东这个海边县城,上一次被全国人民围观,是2012年的“王子造纸排污”事件。亲历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王生当年曾公开质问那些说不会有污染的专家,“你不能说不会有污染,而应该实事求是地说,能如何控制住污染,果真无污染,那就近排入长江或濠河好了”。这让王生赢得很多师生的好感。

在校内,学生们私下里称呼他“生哥”,其中部分原因在于,王生多年来一直力主保证学生的午休时间和一周体育课的数量。除了实验班偶然会补补课,普通班几乎很少补课,这是王生曾公开一再强调的。多位老师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启东中学算是目前江苏省内执行“五严规定”最好的中学之一。所谓五严规定,是从2009年6月,江苏省多部门下发了《关于进一步规范中小学办学行为深入实施素质教育的意见》。但这也让一些一线教师头疼,“校长要面子,而我们更需要里子,别的学校都加紧补课,你能没压力吗?毕竟高考的指挥棒就在那儿。”为此,一些实验班老师常私下地偷偷补课,没少挨王生批。

教职工眼里的王生则是另外一张脸,他脾气很大,骂人很凶,“不分场合、不分地点、不分对象”。很多人将王生的坏脾气视为“情商太低”,曾有一位学校中层在被骂后私下给王生发去短信,大意是:“我俩都是快退休的人了,希望能平安着陆,不要弄得进去了,连看望你的人都没有。”

王生曾不止一次谈及反腐。在一次教职工大会上,他先是告诫某些中层干部不要与老板往来,说老板都是坏人,然后拿自己对比:“我就从来不拿人一分钱,谁吃一分钱肚子疼死他,谁吃他一分钱立马就死。” 王生还常常当着师生的面说,“人在做天在看”,“不是不报时候未到”,如今看来,这实在有些讽刺。

据知情人告诉南方周末,王生曾将多位亲戚安排进启东中学,其中一位,不过是启东电大毕业,另一位原本是乡下的体育代课老师,也被王生安排在总务处,这些安排让很多老师不服气。

2月4日,南通市党风廉建督导巡查组发布启东中学整改情况公示(简称公示),其中提到启东中学有关领导存在“存在提拔任用校领导亲属的问题”。

“公示”里还提到:“在向高校推荐优秀学生过程中存在搞特权的问题”。据熟悉内情的匿名人士告诉南方周末,从2009年开始,启东中学获得校长实名推荐上大学资格后,问题就不断。由于名额有限,拉关系的却很多,有时很难平衡,就会顾此失彼。而在确定最终人选时,王生的态度往往很坚决,有一次专家委员会意见与自己相左,王生“拍案而起”:“我是校长,校长实名推荐我说了算,散会!”

“公示”中另一项整改意见则是:“违规收取择校费(借读费)。”

据知情人士告诉南方周末,启东中学近年来的择校费,一般都是每个学生4.8万元,远远高于“不超过3万元”的规定,而全校的收费生比例,也超出规定。王生曾公开在一次教育系统座谈会上说,学校要发展,就需要钱,而地方财政支持太有限,逼着他们不得不更多去招收自费生。据透露,2003年前后,1000个学生里,公费生只有三、四百人,这样一来,生源质量下滑,教学质量也跟着下滑,就在所难免。每次到了招生季节,王生的校长办公室里就很忙碌,谁可以收、收多少钱,很多时候就看王生的一个批条。

匿名知情人士告诉南方周末,启东教育去年滑坡,在南通市的排名已经落到了海门和海安之后,市政府也不满意。在王生落马后,3月7日,启东中学已宣布不再招收插班生。

2“实干校长”

1996年,王生带学生去参加省竞赛时遭遇了重大车祸,保住了性命,却失去了右耳。

1958年出生的王生,中等个头,留着二八开分头,头发稀疏,一副宽边眼镜,与人说话时,眼睛总是瞪得很大,给人用力过猛的错觉。

王生高中毕业恰逢“文革”后期,他做过学毛选辅导员,在乡里做了几年代课老师。他一边教书一边准备高考,最后考进南通师范专科学校(现在的南通大学)数学专业。

1981年,专科毕业的王生被分配到启东中学,成了高中数学教师。他从高一开始带的两个班,在高考中数学平均成绩位居全省第一,其中5个学生参加全国数学联赛,分获一、二等奖,这在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启东中学实在是破天荒的大事。1984年,26岁的他破格从校团委书记提拔为副校长。

熟悉他的同事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当时就觉得王生确实“玩命,肯用功,也有脑子,用他自己的话说,他听所有老师的课,你们讲的我都讲,你们不讲的我再讲。”因此他的数学课很受好评,被破格提拔也不奇怪。

1987年,王生参加了成人高考,以江苏省第三名的成绩,成为江苏教育学院教育管理系的本科进修生。

当时在教育学院的同学回忆说:“王生很刻苦,他看课外书,也开始自学英语。”对此已经做了三年启东中学副校长的王生说,这是工作需要,有时要去听英语教师的课,不懂英语,就难以评判他们上课的科学性,讲错了也不知道,这样会让他这位分管教学的副校长成为“一个笑话”。

1989年的春节,时任县领导说要“千方百计把启东中学办得更好”,启东中学开始了“一定要把启东中学办成一流重点中学”的征程。

那是启东中学最初的黄金时代——招生从全县挑尖子,老师则从各乡镇选拔最优秀的,“全县教育一盘棋,为启东中学保驾护航”。

奥赛成为主抓教学的王生选中的突破口,学校对那些有学科特长的学生实行“导师制”,选派专人加以指导,力求出成绩。知情者说:“当时全国各地都兴起狂热的国际奥赛潮,1990年,启东的邻县海安中学出了一个王庆根,拿了化学奥赛金牌,免试进入南京大学。以王生为主要推手的学校管理层觉得,这是个机会,一个县城中学,靠什么出大名?想一想就靠奥赛吧。”

在制定“金牌战略”的同时,1993年,启东中学创建了高中实验班,招最优秀的学生,用最牛的教师,冲升学率和清华、北大的名校录取率。这在当时也是很多县城中学都在尝试的举措。

此时的王生,英语大有长进,也考取了中国科技大学的硕士研究生,到1995年,他顺利拿到文凭,当时的媒体报道中说:“王生成为江苏省100余所重点中学中第一个有硕士学位的校长。”这让他初获荣光。

这一年,初获荣光的还有启东中学。16岁的女生毛蔚,拿下第26届国际中学生物理竞赛金牌,立即成为全国瞩目的大新闻。第二年的高考,启东中学第一届实验班“出了10个北大、清华”,“全县都振奋了”。

但就在1996年的9月,王生带学生去参加省竞赛时遭遇了重大车祸,抢救了50多个小时,终于保住了性命,却失去了右耳。

3“博士校长”

王生不再只是一名校长,他还是一位处级干部,一位明星。

似乎印证了那句俗语:“大难不死必有后福”,没两年,到1999年,王生被提拔为启东中学校长,此时他不过40岁。

此时,启东中学的主要荣耀,还来自于金牌。从1995年毛蔚的第一块金牌起,到1998年,启东中学学生连续四年摘得国际奥赛奖牌,尤其是在1998年,陈宇翱在第29届国际中学生物理奥赛中,一举夺得实验第一、总分第一两个奖项,填补了中国学生从未取得过实验第一的空白,被授予“国际物理奥赛绝对冠军”称号。启东中学的名声在国内一时无两。

无论对王生还是启东中学,这都是关键的一年,前者被江苏省委组织部列为江苏省“333工程”培养对象,而后者又顺利通过了“国家级示范型普通中学”评估验收。

1998、1999年,王生自己则在南京师范大学在职攻读教育学博士学位,他的导师是时任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朱小蔓。王生曾说:“导师为我选题,导师为我确定论文框架,导师为我搜集资料,导师为我字斟句酌的推敲。我是一个让导师最费神费心的学生。”

他的博士论文《校长决策研究——从一所中学的发展透视校长决策》在2002年完成,他也因此成为江苏省中学中第一位博士校长。

2003年7月,江苏省教育厅决定在全省范围内不再验收省重点中学,实施普通高中星级评估。鉴定标准分为五个等级,启东中学成为首批四星级学校之一,是目前最高级(五星级未开评)。

学校的好运似乎总伴随着王生个人好运。这一年,他除了校长一职外,又担任了启东市人大副主任,进入县处级干部序列,也是在这时,他开始了十年(第十届和十一届)全国人大代表的生涯,这让他更多地获得了与各级领导人见面的机会,也有了更多的合影,他的社会影响力与日俱增。各种荣誉更是纷至沓来,2004年,启东中学扩张后的第一届高考,他被评为南通市首批名校长,2005年10月,他被确定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,次年又当选为全国“十大杰出校长”。而到了2008年1月,他再次当选启东市人大副主任 。

王生不再只是一名校长,他还是一位处级干部,一位明星。他经常要去省里或者市里出席各种会议,经常要参加各种经验交流活动。

王生似乎很喜欢开会,哪怕在学校里,也经常召集各种会议,比如每两个星期一次的教职工大会和不定期的中层干部大会,此外每周一下午还有一次全校广播讲话。开会时间一般都不少于两小时。很多老师都记得,王生喜欢在讲话中不时加入几段诗词,有时也会突然略带炫耀地说自己记忆力很好,然后就背诵一段毛主席诗词,或者化学元素周期表。有老师私下里说他是一个“泡在会中的校长”,还有人私下里说,王生越来越像一个官员。

2005年,一位学生在校内跳楼身亡。据当时去采访学生跳楼事件的当地记者回忆,在学校里,迎面而来的王生,老远就高声嚷道:“我是全国人大代表。”然后又打电话给分管宣传的某领导,一边说,一边将电话交给那位记者,记者拒绝后,王生“有些失态”地对着电话跟某领导嚷起来:“他不肯接你电话!”

4“金牌校长”他的办公室墙上挂着和各级领导的合影,甚至给学生的暑假作业本的封二上,也放上了自己和领导人的合影。

2009年9月,王生被确定为江苏省首批“人民教育家”培养对象。在外界,启东中学有很多响亮的名号,比如“金牌摇篮”,或者“奥赛沃土”,以及“金牌学校”,而最后一个,又有点语带双关的意味,更增加了这所学校的光环,而王生,也被因此称为“金牌校长”。2011年的公开报道显示,从1995年开始,启东中学在国际中学生数理化学科竞赛中获得了13金2银的成绩,每年有20名左右学生步入清华大学、北京大学求学。

王生的荣耀和启东中学的荣耀是紧密捆绑的,由他主编的《启东中学作业本》,成为各地很多学生的必备读物。每年从全国各地会有很多同行来启东中学参观学习或者短期挂职,王生一概欢迎。在接待各路“朝圣者”的同时,王生也将自己学校的品牌和知名度,进一步推广开来,他的一个观点就是,要开放,不能封闭。

很多身边人私下聚在一起也会发两句牢骚,觉得这位校长将所有荣誉都套在自己头上,有些荣誉,比如人大代表,其实可以让给一线的优秀教师,才真正让人心服口服,“毕竟一个学校的成就,不是你一个人在战斗”。

关于他的功过,校内外的说法众说纷纭。

2011年,启东市委、市政府授予王生“卓越功勋奖”,并颁发奖金100万元。在夫人的支持下,王生不仅将这百万巨奖悉数捐出,还捐出历年来各级政府的奖励和稿酬积累等收入50万元,设立启东中学校长奖教奖学基金。媒体连篇予以报道,称之为道德高尚,但私下里一些老师在酒过三巡之后仍然不免吐槽:“你觉得那100万,都是他一个人的功劳吗,他真要放进自己口袋,哪行?现在全部捐出去,还能博个好名声,他聪明得很。”

在熟悉内情的人看来,王生的荣耀,有一部分来自他自己善于宣传,善于获取荣誉和名声。公开资料显示,王生常常会出现在各种正面宣传报道以及名为新闻、实为软文的“专刊”里,而每一次都会附上他与各级领导人的合影,尤其是国家领导人。江苏本地一家媒体广告部的员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随便查阅往期报纸,就能看到启东中学和王生的广告,远比省内其他学校多出很多。

2012年,王生当选中共十八大代表,这让他的荣耀和名声进入一个新的高度。每次去北京开会,他都会找一切机会寻求合影,不光是照片,还有与领导人握手的现场视频,他会特别剪辑出几秒钟放在网站上。他的办公室墙上挂着各种合影,甚至给学生的暑假作业本的封二上,也放上了自己和领导人的合影,这让一些学生很反感。

他还会随身带一些做成明信片一样的合影照片。老师中流传,有一次司机超速驾驶被警察拦下来,他随手就掏出一张与某国家领导人的合影,送给警察,让警察放行。照片上,王生习惯昂着头,眼镜略微向下看着镜头,给人一种很自信的姿态,也让人产生一种合影者之间关系熟稔的意味,即便身边合影的是国家领导人。王生落马后,人们翻出网上他的那些与各级领导人的合影,冠之以“中国最牛中学校长”,不啻一种调侃。

王生落马后,和他同一年进入启东中学的姜安飞在自己的微博上写道:“论敬业精神,他很称职。论做一把手,实在勉为其难。论客观,他是现行体制的牺牲品,论主观,他输在虚荣,贪功。”

姜安飞告诉南方周末记者:“想当年王生敬业,认真,有追求,无不良生活习惯。”

不过也有其他老师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姜安飞已离开学校近20年,不了解情况,这些年,王生是否真的没有不良嗜好?不好说,看看纪委的调查结果吧。”